加入收藏

永久的账单

2016-3-2 08:08| 发布者: pjgy123| 评论: 0

摘要:   现在看来,那是一种很幼稚的行为,而当时,他确确实实是那样想的,那样做的。    那是若干年前,这里的山村比现在更穷。那一年,穷苦的山沟竟出了一个中学生,这就奇了,更奇的是,这个学生每天要赶二十里的 ...
  现在看来,那是一种很幼稚的行为,而当时,他确确实实是那样想的,那样做的。
  
  那是若干年前,这里的山村比现在更穷。那一年,穷苦的山沟竟出了一个中学生,这就奇了,更奇的是,这个学生每天要赶二十里的山路到村中学去读书呢。
  
  学校没有食堂,学生便日吃两餐。山里的冬天来的早,公鸡刚叫两遍,学生便怀揣一只大红薯,踏着早霜上路了。中午,同学和老师回到附近的家里吃饭,只有这个学生守校,将那只红薯放在火旁烤一烤,权作中餐充饥。
  
  这样大约吃了两个月。
  
  山上贫瘠,养不起更多的庄稼,学生家里的红薯便有限。学生吃尽了家里的红薯后,不得不打消了吃中餐的念头。每天中午靠在空坑上,捧着书读。
  
  红红的火苗映着那张又瘦又黑的小脸庞,学生忍着辘辘饥肠,全神贯注地读书写字。
  
  一日中午,班主任岳老师来得特别早。他来的学生跟前用他特有的虚弱的声音轻轻的问:“你天天中午不吃饭吗?”
  
  学生顿时从书中惊醒,不好意思地说:“晚上多吃一碗就补过来了。”
  
  岳老师摇摇头:“如果一顿饭能解决问题,人为什么吃三餐?这样吧,你中午到我家吃饭。”
  
  “不,不!”学生的脸更红了。学生知道,自己家太穷,还不起老师的情。
  
  “我知道你也不好意思,你这样用功,长大了肯定有出息。等你有出息了,你再还我行不?”
  
  “岳老师,一顿饭收多少钱?”学生当真了。
  
  “饭收一毛,菜收一毛,这样吧,一天按两毛收行不行?”岳老师慈祥地笑着说。
  
  学生也点头笑了。他想:这是合情合理的事,正如借债还钱一样。
  
  这样,每到中午,他就跟岳老师去了。岳老师的家也很穷。孩子也多。吃的不比他家好。但饭香。
  
  饭后,他在他辟了专栏的日记本上记下了他吃饭的天数和款项:“某月某日,两角——
  
  三年来,他一共欠了老师三百多元。
  
  学生没有辜负老师和家长的希望,他考上了师范学校,三年后有参加了工作。
  
  当他怀揣第一个月的工资回到母校找岳老师时,得到的第一个信息竟是:年近六十、患有心脏病的岳老师已经与世长辞了。他匆匆赶到老师家,却再一次扑空,邻居告诉他,老师的家已搬回原籍了。
  
  失魂落魄的他有找到了岳老师的坟墓。此刻,还债的事已是他满脸通红和愧疚,他羞于启齿。
  
  他久久地伫立在芳草萋萋的墓前,泪流满面,最后才喃喃地说了一句:“恩师,我知道怎样热爱自己的工作了。”
  
  【极品人生】
  
  有些帐是永远还不完地,有些帐是永远不用还的,师恩便是如此。在每个学生的心里,都有这样一笔永远还不完的帐,里面满满的都是感恩的数字。【普济公益分享】
收藏
分享:

评论

地址:无锡市崇安区上马墩152号 | 公益热线:400-8823600 | 邮箱:pjgy8823600@163.com | 普济公益群 |
搜索
回顶部